將好奇心融入心理學專業(留學記)--教育--人民網

黃蓓蕾

2019年04月15日05:57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 

  郁怡青近照

  就讀于美國明尼蘇達州卡爾頓學院的郁怡青正在學校的組織下,到羅馬學習中世紀歷史。參觀羅馬古跡、切身體會當地文化、用意大利語與居民溝通……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教學模式,令郁怡青收獲頗多。

  有了更多“同理心”

  說到為何留學?郁怡青說,高一時參加一個在海外的模聯會,對海外院校的教學模式比較感興趣,便萌生了出國留學的念頭,同時付諸行動,成功申請到卡爾頓學院讀書。

  在卡爾頓學院,可以在本科二年級的第三個學期選專業,這給了郁怡青選擇的空間,最終選擇讀心理學專業。“我的好奇心很重,也希望探究人心。”郁怡青說。通過本科前兩年的心理學課程學習,發現神經科學這門課程和精神疾病相關度很高,同時,既可以從科學的角度分析,也可以從社會心理角度分析,十分有趣。

  讀了心理學專業后,郁怡青有了更多“同理心”。“這學期我學習了精神疾病相關課程。教授介紹了近10種心理疾病,從抑郁癥、躁郁癥、焦慮癥到解離性身份疾患,讓我對疾病有了客觀認知。課堂上,也有病患與我們面對面進行交流,講述他們的經歷、受到的偏見,這使我產生了一種同理心。”郁怡青說。

  郁怡青參加了精神疾病課教授關于創傷后應激障礙的研究小組。

  “我們組有8名同學,每天都會在微信群里討論。”郁怡青說,“希望能夠學以致用,以后為患者提供更有建設性的治療方案。”

  用舞蹈調節學習壓力

  在專業課之外,郁怡青選了一門舞蹈課。“從學校到城里約需1小時的車程,每學期舞蹈課老師會帶我們進城看兩次演出。在看演出的過程中,我們需做筆記。演出結束后,需跟老師進行交流。舞蹈課上,需讀相關論文,看舞蹈視頻,分析舞蹈動作和舞者想要表達的情感。”郁怡青說。

  據郁怡青介紹,每逢學校有舞蹈演出,老師會將舞者請到課堂來交流。這樣一來,學生既可以了解專業知識,也可以和舞者進行深入對話,受益匪淺。在交流完成及看過演出后,學生還需要提交一篇報告。“這門課既陶冶了情操,又讓我在繁忙的學習中得到調節,還提升了英文寫作水平,可謂一舉多得。”郁怡青說。

  郁怡青同時輔修音樂表演課程,這和她此前在某歌劇藝術節上做志愿者的經歷有關。“做志愿者期間,和歌劇藝術家接觸挺多的,就想學習歌劇。正好卡爾頓學院提供聲樂課,我便選了。上聲樂課,需要轉換思維方式,讓我身心都得到了放松。”郁怡青說。

  和教授積極溝通

  在卡爾頓學院學習期間,教授的幫助讓郁怡青的學業進步很快。“教授很樂意答疑解惑,只要發郵件約好時間就好。有幾節課,因教授語速快,我有點跟不上,便跟教授提出希望講課速度可以稍緩一些,復雜難理解的地方可以多解釋一些。教授會聽取學生的建議,照顧學生的聽課感受,之后真的放慢了語速。”

  另一件讓郁怡青印象深刻的事是,本學期精神疾病課考試,因有很多描述病癥的題使用了一些非常專業的術語,如果將其譯成中文,她可以理解,直接看英文題目,就很困難。善解人意的艾布拉姆斯教授了解到郁怡青的困難后,決定提前1天讓她參加考試。

  “提前考試會給教授帶來一些麻煩,但教授還是愿意幫助我,重新幫我安排了考試。我感受到了師生之間的信任,也讓我感動。”郁怡青說。

(責編:岳弘彬、熊旭)

推薦閱讀

我國小學實行彈性入學難點在哪里? 最近網上有傳言稱“2019年教育部新政策:8月31日后出生適齡兒童可以上小學了”,這純屬誤讀政策。今年仍嚴格執行“當年8月31日前年滿六周歲方可入學”的規定。 【詳細】

原創報道|

大寶二寶“掐架”? 試試這些增進感情的小游戲 “二寶”出生以后,即使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,父母仍然要面對很多新挑戰,面對如何平衡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關系問題,時常會不知所措或充滿困惑。 【詳細】

原創報道|
黑帽SEO